北京赛车pk10官方网站 > 原创帖文 >


[转贴]谁是中国古代第一“狂士”?

文/越楚

中国历代真正有才华的文人墨客,大都桀骜不驯,不拘世俗礼节,因而不乏狂傲之士。若论谁是古代真狂士?窃以为,东汉末年“裸身骂曹”并最终因辱骂黄祖而遭杀身之祸的祢衡当数第一人。

据史载,祢衡(173—198年)字正平,东汉末年名士、辞赋家,平原郡般人(今山东省临邑县德平镇小祢家村)。幼时聪敏好学,少有才辩,长于笔札,性情刚傲,是一个典型的“愤青”。成年后更是博学多识,才华横溢。可见,这祢衡的才、傲“二气”,应该远在当今“网络红人”韩寒等之上。

东汉末年,天下大乱。这位“愤青”曾赴荆州避难。途中得知汉献帝定都许昌,便带着政见前往,欲献治天下之策。但闻曹操正独霸朝纲,即转投好友孔融、杨修处共议时政。当时,曹操正准备招安刘表,希望找一位有名望的文士前往游说,并初步选定孔融担当此任。孔融却推荐祢衡,向曹操夸耀祢衡“其才十倍于我孔融。”孔融还上表奏皇帝,称道祢衡是“不可多得的英才,而且正直忠贞,嫉恶如仇……”

汉献帝看过孔融上表,便批转给曹操。曹操即在相府召见祢衡。双方行过见面礼后,曹操却故意不请祢衡入坐。感到受辱的祢衡就仰天长叹:“天地如此宽阔,为何见不着一贤能之人?”曹操说:“我手下有数十人,都是当世的英雄,你怎么说无能人?”祢衡便很放肆地嘲讽道:“曹公门下之人,我略有所闻,荀攸可使看坟守墓,程昱可使关门闭户,郭嘉可使白词念赋,张辽可使击鼓鸣金,许褚可使牧牛放马,乐进可使取状读招,李典可使传书送檄,吕虔可使磨刀铸剑,满宠可使饮酒食糟,于禁可使负版筑墙,徐晃可使屠猪杀狗……其余皆是衣架、饭囊、酒桶、肉袋罢了!”

曹操听后大怒,逼问祢衡:“你有何能耐?胆敢如此戏弄我的门人!”祢衡便傲迈说:“本人天文地理,无一不通;三教九流,无所不晓;上可以致君为尧、舜,下可以配德于孔凤凰彩票、颜。岂能与你等俗人共论乎!”当时在一侧的张辽掣剑欲斩祢衡,曹操却拦住说:“我这儿正少一名鼓吏,早晚朝贺宴享,你祢衡一定可胜任此职。”祢衡并不推辞,应声而去。曹操的手下大惑不解,曹操解释道:“此人素有虚名,远近所闻。今日杀掉他,天下人必定说我不能容人。他自以为贤能,所以让他做鼓吏污辱他。”

几天后,曹操大宴宾客,命鼓吏着鼓衣至席前击鼓,以助酒兴。轮到祢衡时,只见他着一身旧衣上庭,演奏那有名的《渔阳三挝》,章节悲壮,如骂如讽,音节殊妙,渊渊有金石声。在场的宾客闻之,莫不慷慨流涕。庭吏怒斥:“何不更衣?”祢衡便站于祭祖的庭堂之上,在曹操及群臣面前脱下破旧衣服,裸体而立,浑身尽露,让众坐客纷纷掩面。祢衡又故意慢吞吞地穿上更裤,脸上毫无羞愧之色。

曹操想辱祢衡反被祢衡所辱,便大声吼叱:“庙堂之上,何太无礼?”祢衡却说:“欺君罔上乃谓无礼。我裸露父母给的身体,只是想显示自己的清白!”并大骂曹操:“不识贤愚,是眼浊也;不读诗书,是口浊也;不纳忠言,是耳浊也;不通古今,是身浊也;不容诸侯,是腹浊也;常怀篡逆,是心浊也!”“我祢衡乃天下名士,你却让我做一名鼓吏,这就像是阳货轻仲尼,臧仓毁孟子!一个想成就王霸之业之人,怎么可以如此轻人?”据此,《三国演义》第二十三回有“祢正平裸衣骂贼”一节,后被人编为《击鼓骂曹》戏曲剧本。

当时在坐的孔融惧怕曹操会杀祢衡,便向曹操一再求情。曹操则指着祢衡说:“令你往荆州为使。如刘表来降,便任用你作公卿。”祢衡拒绝不肯前往,曹操让人备马三匹,令二人扶挟祢衡而行,又让手下文武,备酒于东门外送行。祢衡下马入见,众人皆端坐视若不见。祢衡即放声大哭说“行于死柩之中,如何不哭?”众人皆曰:“我等是死尸,你便是无头狂鬼!”祢衡反诘道:“我乃汉朝之臣,不作曹瞒之党,安得无头?”又辱骂众人“只可谓之蜾虫”。

曹操实不愿负杀士之名,将祢衡“荐”给荆州牧刘表。祢衡在荆州时对刘表的无能少德亦多讥讽,使凤凰彩票刘表很恼怒。但刘表深知曹操借刀杀人之用心,便把祢衡“荐”给江夏太守黄祖。祢衡与黄祖之子、章陵太守黄射成为好友。

那时候,临近今武昌的长江中有一座江心洲(即鹦鹉洲),洲上杂草丛生,野兔出没。那天,黄射邀请祢衡等到江心洲打猎饮酒玩耍,当时助兴者不少,还有自携歌伎、美女的。相传宴席间,一名叫碧姬的歌女斟满一盅酒捧到祢衡面前说:“久闻先生清高,只恨没有缘分见到,今有幸一见,望先生满饮此杯,别嫌我卑贱低微。”祢衡没想到在酒场上遇到一红颜知己,便十分动情地接过酒杯一饮而尽。

正在聚饮间,有人献上一只羽毛碧绿的红嘴鹦鹉给黄射,黄射便将鹦鹉奉送祢衡,并请其作一首吟咏鹦鹉的词赋以尽兴。祢衡乍见鹦鹉,不禁触景生情,便借物抒怀,即席揽笔写就一篇“采采丽容,咬咬好音”的《鹦鹉赋》:

惟西域之灵鸟兮,挺自然之奇姿。体全精之妙质兮,合火德之明辉。性辩慧而能言兮,才聪明以识机。故其嬉游高峻,栖跱幽深。飞不妄集,翔必择林。绀趾丹嘴,绿衣翠矜。采采丽容,咬咬好音。虽同族于羽毛,固殊智而异心。配鸾皇而等美,焉比德于众禽……

在这篇洋洋洒洒558字的赋中,祢衡以鹦鹉自比,把咏物与自喻紧密相融,浑然奔放,淋漓尽致地抒发遭遇坎坷不平之真情实感,被古人评为“辞采甚丽”之作。赋的大意是:鹦鹉是一只神鸟,可是没有人赏识它,只把它当作笼中的玩物。祢衡写完赋后,又把鹦鹉转赠给了碧姬,以表达同病相怜之心迹。

祢衡对黄祖的十足霸气、不学无术甚为不恭。有一天,黄祖宴请祢衡,两人皆大醉。黄祖问祢衡:“你在许都有何人物?”祢衡说:“大儿孔文举(融),小儿杨德祖(修)。除此二人,别无人物。”黄祖便问:“他们两人比我何如?”祢衡笑道:“你好似庙中之神,虽受祭祀,却从来无灵验!”黄祖大怒道:“你把我当成土木偶人耶!”面对黄祖的责备,祢衡非但不肯道歉,反而再骂其是一“死公”。黄祖作为一方诸侯,受此奇耻大辱,本想打他几鞭捞回面子扯平算了,但祢衡却借着酒兴骂不绝口,惹得原本性躁的黄祖动了真怒,就下令斩了祢衡,时年26岁。

刘表闻知祢衡被杀,惊叹不已,令葬于那江心洲上。后人有诗叹曰:“黄祖才非长者俦,祢衡珠碎此江头。今来鹦鹉洲边过,惟有无情碧水流。”曹操知祢衡受害,笑曰:“腐儒舌剑,反自杀矣!”这倒跟易中天《品三国》中评价祢衡是“自寻死路”,所见略同!

祢衡虽一介寒士,却毫不掩饰自己在才智与人格上睥睨一世的优越感。品评当世人物时竟脱口而出“大儿孔融,小儿杨修,余子碌碌不足数也!”比他年长16岁的“大儿”孔融深爱其才,将他保荐于朝。曹操想用他,他称病不往。后来一见面便纵情把曹操门下之人贬个体无完肤,继而裸衣挝鼓辱曹。对刘表、黄祖,他更是无所忌惮,于是终于遭杀身之祸。祢衡之狂,狂得登峰造极,狂得丝毫不掩爱憎,其率情由性甚至胜过稚儿玩童。

相传祢衡冤死后,那位碧姬身着重孝,带着那只鹦鹉至洲头,哭倒于祢衡墓前,誓言愿与他灵魂共翔。她哭够了,竟一头撞死于墓碑前。那只鹦鹉则彻夜哀鸣,第二天,人们发现鹦鹉也死于墓前。江夏城里有人集资为碧姬修了一座坟墓,把鹦鹉也一同葬在洲上,从此,人们就叫那江心洲为鹦鹉洲。这便是靠近武昌江边的古鹦鹉洲,也是崔颢当年站在黄鹤楼头所看到的“春草萋萋”(崔颢原诗即“春草”而非“芳草”)之洲。后人还建正平祠、鹦鹉寺于洲上,以纪念祢衡。

历代许多文人墨客曾涉足古鹦鹉洲,或游玩、或凭吊祢衡,留下许多吟咏鹦鹉洲的诗句。但更让历代诗人悲怀的是祢衡的不幸夭折,还有那首悲切的鹦鹉之赋。在灿若星河的黄鹤楼诗词文化中,我们不难发现那不时闪现着的鹦鹉洲的影子。历代黄鹤楼诗篇中,其实有不少是既吟咏黄鹤,亦悲怀祢衡,不啻是一曲曲鹦鹉悲歌。如李群玉的“遐想祢衡才,令人怨黄祖”,丁鹤年的“楼前云月长无恙,祢赋崔诗角清壮”等等。李白曾作《望鹦鹉洲怀祢衡》,悼怀祢衡。

时隔1500年后,祢衡击鼓骂曹之声犹如波涛一般,仍在诗人耳边回荡。然而,最为仁人志士称道的还是祢衡不畏权贵的文人血性。康有为曾在《出都留别诸公》中慷慨悲歌:“岂有汉庭思贾谊,拼教江夏杀祢衡。陆沉预为中原叹,他日应思鲁二生。”其情真可谓千回百转,感人至深。

大概在明末清初,古鹦鹉洲被江流冲毁后彻底消失。约在清雍乾年间,汉阳南门外江边又新淤出一个新沙洲。据传人们在沙洲上发现了碧姬的尸体,那只鹦鹉则变成一块绿色翡翠石。这只翡翠鹦鹉被地方官拿去献给了乾隆帝,乾隆便将汉阳南门外的新沙洲,重新命名为鹦鹉洲,谓之新鹦鹉洲。光绪年间,在洲上重修祢衡墓,此墓实非祢正平长眠之所,但古鹦鹉洲的传说与古迹则由新鹦鹉洲传承。